|  
  |  
  |  
  |  

聽到同學討論女生內褲的味道,回家後發現廁所有姐的內褲,好奇拿來聞時門卻打開了,而門後是姐姐...

Advertisement
原PO:
故事發生在幾年前,
風和日麗,一個無聊透頂的日子,…
身為一個不受歡迎的高中生,上學的途中是不可能撞到咬著吐司的女生,或者天上掉下個謎之少女,那些都是邪魔歪道!
在座位上聽著同學的喧鬧,不是神魔就是LoL,不然就是那個女生對我怎樣怎樣她是不是喜歡我啊之類的,唉…都一把年紀了不能成熟一點嗎?
同學A:「欸你們有聞過女生的內褲嗎?」
同學B:「干怎麼可能嘛XD」
同學C:「偷偷跟你們說ㄛ,我之前聞過我妹妹的內褲,有一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的味道,讓我超興奮!Ggininder!」
靠北…我到底聽了殺小…一群白癡自以為講得很小聲一樣,那個妹控真的超惡心,會喜歡妹妹的根本就是智能不足吧…
是啦,我沒有妹妹。我也不想要。

放學,一向都是一個人走,我沒有朋友,應該是說,沒有人想跟一個眼神腐爛態度不友善的人在一塊吧…
「嗯?吳友!?你也要回家啦?」等紅綠燈時一名女子從右方出現
「原來是姊姊啊…」我瞄了她一眼
「什麼啊!遇到姊姊很不開心嗎?」她手臂交叉對我瞇著眼
「不,這是我的榮幸…」我淡淡地說
「對嘛~這才是我可愛的弟弟~一起走回家吧!」她過來牽了我的手
我沒有抗拒,老實說已經習慣了。她高三我高一,兩人牽手就像情侶一般,我是不care,但我總是比較擔心姊姊,她出眾的外貌深得許多人喜愛,有人說她長得像新垣結衣也不意外。棕色發和白皙皮膚是我們家的象徵,她可以說完美詮釋了。身高168算高挑的身材加上等級E的胸狠程度,受到不少崇拜。
但我始終沒聽說她交男朋友之類的事,老實說她會要求我念出別人給她的情書或告白訊息,每次我在念的時候她總是一副開心的樣子,尤其是里面有中二的句子的時候,像「如果全世界都背叛你,我會站在你背後,背叛全世界!」或者「如果沒有人能相信,那就相信相信著你的我吧!」…干…這些人是自以為主角嗎?中二病也想談戀愛?您可真別說啊…
「我們回來羅~」姊姊一開門就喊
Advertisement

「別喊了,爸跟媽去出差三天不會回來」我看著Line收到的訊息
「這樣啊…太好了…」她小聲地說讓我沒聽清楚
「嗯?你剛說什麼?」
「沒什麼啦~趕快進去吧」她給我一個招牌的微笑
爸媽留了三天的錢給我們,還提醒我要好好照顧姊姊…搞什麼!根本相反了吧!一個快18歲的人還要弟弟照顧…= =
在計畫這三天該怎麼混之前,還是先去洗個澡吧!

才剛到浴室門前就聽到里面傳來水聲,姊姊已經在洗了啊?動作還真迅速…
「嗯?吳友?是你在外面嗎?」浴室內傳來聲音
「對,我也是想洗澡,不過被你領先了」對著一扇門說話感覺有點蠢
「哈哈,怎麼?想不想跟親愛的姊姊共浴呢?」媽的又來了,那種嫵媚的聲音
「你還是洗洗睡吧!」我講完準備離開
「欸~再陪我聊一下天嘛…」媽的...以為我會被撒嬌攻勢擊敗嗎
「好吧...我說姊姊…你怎麼都不交男朋友…?」
「…哈哈怎麼突然問這個呢」
「你總有個喜歡的人吧?」
聽到里頭的水聲停止了
「喜歡的人…有喔…只是…可能不會被大家接受吧」感覺姊姊聲音似乎帶著嘆息
「喜歡就喜歡啊,何必在乎別人怎麼想」
「原來你是這麼認為的啊…」姊姊似乎有著什麼心事
我看著門邊的洗衣籃,不禁注視著…
有一套內衣在里面,這麼說…是姊姊的!

我想起今天班上那些白癡說的話,對呢…我也沒聞過內褲的味道,而且這是剛換下來新鮮的原味版…

我伸出顫抖的手,內心不斷爭戰著,但我還是拿起了那套內衣…
我看了看胸罩,原來E這麼大啊…再看看那小巧可愛的白色內褲,我用顫抖的手將其拿至面前,
愈來愈靠近…
愈來愈靠近…
輕輕的吸一口氣…
Advertisement

「吳友…你…」姊姊打開浴室的門,用不可置信的臉看著我
!!!!!!!!!!!!!!!
糟糕了!我人生的一切都將崩壞殆盡啊!!
「我…這…不是…不是那樣…」我慌張地想要解釋些什麼
只見圍著浴巾的姊姊向我走過來,我已經做好被降龍十八掌擊殺的準備了…我閉上眼接受一切的審判…
啾!
??????????
怎麼回事,并沒有感覺到痛楚,難道是被秒殺了嗎?
我張開眼,只見姊姊緊擁著我,我倆的雙唇緊緊貼著…
!!!!!!!!!!!!
這…什麼情況…?
「對不起…吳友…長久以來我讓你忍受那麼龐大的寂寞…其實我對你…」姊姊在我耳邊輕
語,她的身上的香味彷佛彌漫了整個世界…
「姊…姊姊…」我不知所措
咚!
姊姊的浴巾掉落在地板上…
我將姊姊的臉稍微推開,兩人口中還掛著一絲牽連…
「…姊姊…這樣不行啊…」我掙扎著
「不…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會彌補你內心的空虛的…」姊姊貼在我耳邊說著
「姊…姊姊不行啊…」我被姊姊貼在墻邊
「以後,只要跟我的話,什麼都可以喔!這樣…你就不會再做錯誤的事了…」姊姊貼著我的胸口說著
「你…你在說什麼啊…什麼錯誤的事啊!!!!」我試圖將姊姊推開
「呵…說什麼呢…」姊姊那纖細的食指按住了我的嘴唇
「你剛剛聞了媽媽的內褲對吧!」
「先生,臺北轉運站到羅」
「啊謝謝..」我起身,揉揉眼睛
干....是一場惡夢
-無友肥宅-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更多
Advertisement
歡迎發表意見